0.webp

展览时间: 16/11/05-16/11/07
开幕时间: 2016-11-05 15:00:00
展览地点: 北京师范大学主楼四季厅
展览介绍: 2016年11月5日,“但丁在中国”当代艺术展将在北京师范大学隆重开幕
北京师范大学同期主办“但丁·中国·世界”国际学术研讨会,众多国内外知名但丁研究专家汇聚一堂,共商学术,向伟大的但丁致敬。

mmexport1488692730293

 

mmexport1488692738033

mmexport1488692741114

mmexport1488692749651

mmexport1488692757037

QQ截图20170305141035

mmexport1488692773639

我的参展装置作品:【彼此神曲】

mmexport1488692781799-111

我的参展装置作品:【灵魂单元】

mmexport1478440021609

附文:

但丁的历史意义与中国当代艺术

 郝青松

 当代,是为此时此地,但当代问题并非在此刻的一瞬能够完全呈现和阐释。事实上,当代并不是一个和历史完全告别的时代,古典、现代以至未来的多元系统都在参与当代社会的构建。不同地域之间也会有时空错位,使得当代社会的构成因素需要考虑在地的现实处境。

关于中国当代艺术,因为“未完成的现代性”的社会制约,现代性就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代性的本质所在。即是说,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代性实质上是一个现代性问题,现代性依然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问题。当西方自文艺复兴至今,经过漫长的现代性洗礼及至后现代之时,中国社会却是在19世纪后半期以来的一百多年内仓促应对古今之变,在传统与现代、东方与西方、救亡与启蒙之间茫然失措、莫衷一是。以至当代中国并未如GDP一样成为与西方同步的当代文明社会,而是一个混搭前现代、伪现代、后现代的当代中国。其中,现代性成为当代中国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心问题。

溯本清源,现代性始自欧洲文艺复兴的曙光。但丁,正是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诗人,曾经站在新旧两个时代的门槛上,引领时代的先声。此后,现代文明开始加速推进,启蒙运动、宗教改革、工业革命、民族国家独立、信息化世界……直至今日。现代性带有很强的理性特征,人类在自己主宰自己命运的道路上孜孜以求。但另一方面,现代社会同时进入了世界关系异化的时代,工业化杀戮在20世纪到达顶峰,如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惨烈。由此,现代性又成为一个需要反思的世界观。之后反思现代性的后现代主义貌似多元,却抛弃原则与恒定,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。人类自身以理性或感性的自救都已失败,问题又回到理性从灵性时代再出发的时刻——欧洲文艺复兴。事实上,神圣性并未在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中褪却,相反更沐浴在当时的世俗世界。人的觉醒不仅是面向古希腊文明的理性觉醒,更是继承古希伯来—基督教文明的内在灵性的觉醒。现代性在变化和理性的另一面,是永恒和灵性,如波德莱尔所言:“现代性是短暂的,稍纵即逝,偶发的:它是艺术的一半,另一半则是那永恒而固定的。”

这就是但丁的意义,但丁所在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意义,也是“但丁在中国”的意义。

但丁写下了恢弘的灵魂史记和精神史诗《神曲》,孜孜以求于废墟重建、灵魂拯救的终极问题。《神曲》对中世纪政治、哲学、科学、神学、诗歌、绘画、文化等都作了艺术性的阐述和总结。它不仅在艺术性上是一座划时代的里程碑,而且是一部反映社会生活状况、传授知识的百科全书式的鸿篇巨制。但丁正视灵魂的痛苦,成为西方第一个发现地狱的人,也是第一个活着就“进入”地狱的人。人类灵魂的苏醒和再生,生与死、灵与肉、此岸与彼岸之谜,因为但丁而首次进入人类的视野。这场灵魂的战争为人类找到一条开掘自身的通道,由地狱、炼狱而至天堂,这是人类唯一的生活,也是人类唯一的希望。

几个世纪以来,很多艺术家都对《神曲》主题倾心不已。1490年至1497年,波提切利就曾在美第奇家族的委托下根据《神曲》创作绘画,这一系列作品而今收藏于德国柏林国立博物馆和梵蒂冈图书馆。19世纪法国著名版画家雕刻家插图画家多雷为《神曲》所作的插画,被赞为“完美地反应出作者的意图”。英国诗人和画家威廉·布莱克也曾在晚年创作过《神曲》系列绘画,1913年,在他去世30年后,该系列作品在英国泰特美术馆首次与世人见面。奥古斯特·罗丹最重要的雕塑作品《地狱之门》正描绘了《神曲》之中《地狱篇》的场景,而端坐在门檐正中的是垂头思考的但丁,而后也演化为广泛意义上的创作者形象。及至现代,罗伯特·劳申伯格在1958年至1960年间将《地狱篇》的34个篇章转化为图像,在这之中,除了融入自己的风格例如抽象的笔触、拼贴的技巧,艺术家还加入了肯尼迪总统等时代形象。上世纪50年代,在但丁诞辰700周年来临之际,意大利政府邀请达利为《神曲》创作一个特别的纪念版本。达利在随后的10年里坚持完成了这一系列的创作,他将超自然和精神性的因素相融会,在作品中加入了自己独特的个性,将人物、天使、扭曲的身体结合在一起,创造出了达利版本的《神曲》。2015年是但丁诞辰750周年,一场名为“达利遇上但丁”的展览于7月2日至9月27日在佛罗伦萨的美第奇-里卡迪宫举行。展览呈现了达利创作的全部100幅《神曲》插图。在西方,地狱属于所有人而不只属于坏人。地狱是自身自由意志的觉醒之地,自我追问又必然导向终极存在的追问,这是《神曲》的深层奥秘,也是但丁的历史意义。

而但丁所展现的这一切,在中国是根本缺失的,又为当代所普遍盲视。与其说中国需要文化更新,莫如说中国需要但丁带来的启示。鲁迅也站在古今之变的门槛上,但他却未能通过但丁的方式引起对信仰维度的必要关注,止步于黑暗之门。蹉跎一生的巴金则终于在晚年因为《神曲》的启发撰写出沉重的《随想录》,认识到由地狱、炼狱而入天堂的进路,并因此获得了意大利国际但丁奖。但丁之于中国,展现了极富启发的不同世界观。但丁所揭示的人生秘密和历史意义,对于当代中国的转型时刻尤为根本。

2016年11月5日至7日期间,北京师范大学主办“但丁·中国·世界”国际学术研讨会。会议同期举办“但丁在中国”当代艺术展,不仅与会助兴,更希望以此触发当代艺术的潜在能量,呼应时代,吐露新风。

艺术当随时代,当参与时代的变革和建设。但丁启示中国,启示艺术的灵性视野,在终极意义上拷问固有的历史和文化观,追问人性原罪。文化更新将带来世界观的转换,不同的世界观必然激发出不同以往的艺术,是为时代希望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