艺术混霾中的独立行走—观王恺2014年创作有感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傅尘

          王恺是我见过的非常独立的个体,他似乎和所有人都保持着透明的距离。他自己说,他有精神洁癖。他的画和他保持着频率的一致,或者说就是他精神世界的视觉展现。可以看出他从2008年开始到目前的创作,都是在围绕着精神世界的重建而开始的,有挣扎、困惑、沉没、崛起……他说,他的这些绘画是关乎理想的,但他却从不谈自己的理想是什么,和为了理想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。但透过这些系列的绘画,我隐约可以感觉到些什么,一种沉静的力量,沉静的哀伤,沉静的智慧,一个孤独灵魂的沉静。

从王恺的油画中可以看到隐含的中国笔墨元素,这些元素营造了大气肃穆的效果,但在细节的表现中你又可以看到西方油画的手法和综合材料的运用,可谓匠心独具。在本圆系列的作品中,更结合了小型的装置在圆形画面的中心,形式新颖,很有视觉张力。例如【子曰】这幅作品,采用油画绘制和小型装置结合的手法,装置部分是一个陈旧的木盒,里边陈列着一排排的铅字,上方透明的小盒子里盛着一块干了的油墨。画面部分犹如末世的风暴中,一张张的皱纸飞舞,堆砌成山的形状。可以感到作者都对传统文化哲学的兴趣,作品力图通过各种表现方式来传达自己的理解。世界上没有独立的个体,都是各种元素的复合、叠加与重组。作者似乎把文化传播的载体,进行了分解,纸张归于纸张,油墨还于油墨,铅字归于铅字,那所谓的载体便不复存在,文字所传达的思想,瞬间灰飞烟灭。反之,它们之间又具有着无限的可能。远观整幅画面具有抽象的视觉感召力,细观画面里居然充满了古典写实的细节。无数写实的细胞构架成一个鲜活的抽象生命,这表现形式也正映合了此作的哲学内涵。

这样具有哲学内涵或者说是生命思考的绘画,贴近人思想的底层取悦思想者的灵魂。但更多的人往往在王恺晦涩深沉的画面前止步、远离,因为这些画面从不取悦人们的视觉。印象尤为深刻的是画家2010年创作的【积聚亦或消散】,积聚亦或消散的名字来自白骨观中的提到的四句偈:“崇高必致堕落,积聚必有消散,缘会终须别离,有命咸归于死。”无常还不是这幅作品的主题,昂首的飞檐展现的不仅仅是崛起的力量,更是一种剥壳去鳞的深痛,画面中的形象似乎具有独立的生命,他如同神一般的屹立。这幅画一直挂在画家工作室最显眼的位置,每次看到它,我都不由得肃然面对。在这幅作品前只去谈论风格技法的人,也许和作品释放的精神频率不在一个波段。在我的心目中,这绝对是一件有震撼力的作品!

纵观王恺的绘画创作所延承的精神特质是一贯的也是变化的,画面中那些形象就像是拥有自己独立的生命,不容你去忽视,它们用沉静的语言述说着无声的故事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,它们在时时刻刻发生着。我听到很多的人在感慨现世社会精神的颓败与道德的不堪,像是京城的雾霾挥之不去躲之不及。而在这浓浓的雾霾中,我期望看到一些不同的人。

傅尘   2014.8.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