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览前言:

 

一颗少年之心,永远面对的都将是一个崭新的世界。少年,不在身体的年龄,少年,是灵魂精神的面貌。就像吴冠中先生说过:“我的躯体老了,但灵魂不老!”拥有一颗少年心的艺术家,他们才会不断地突破来自自我的层层茧缚,在艺术的舞台上一次次的蜕变重生。当代的艺术创作,无疑对创作者有着更高的要求。虽然拥有单元或者多元手段的应用能力,如不具备跨学科的知识视野,以及向内发掘自心真实关联性的解析力,是很难将其转化升华为精神述旨的语言主体的。而艺术家最伟大的贡献和成就,就在于他是否创造了一种部分或者全部的新的语言方式。所以,“少年”在我们这个议题中,也更多的包含了不断学习及自觉自思自省自我成长的元素。当很多人把自身精神的贫瘠和创造力的枯竭,归罪于艺术品的市场化、艺术圈的江湖化、艺术话语权的资本操纵等等,我只想说,这些并没有来影响你,是你裹挟其中迷失了自我。宋庄、李庄、赵庄、张庄……这样的庄在中国地图上也许多的难以计算,没有前仆后继的艺术家,宋庄什么也不是。艺术家是宋庄的灵魂,而艺术家最可贵的是那颗如少年般纯净之心。世界在变,观念在变,艺术在变,唯不变的是少年之初心。让我们永远以少年之心,努力!

王恺